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業界新聞 > 正文

中國公務機市場發展勢頭放緩

作者:Alud Davis 來源:財富中文網 日期:2015-8-11 16:24:48 人氣:147 加入收藏 評論:0 標簽:

  近幾年,中國的公務航空市場經歷了顛簸。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現象級增長之后,中國的發展勢頭開始放緩,令很多人質疑在中國是否還存在短期的機會。盡管沒有人懷疑,從長期來看,中國至少會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公務航空市場之一,但是空域改革放緩,基礎設施建設較從前更加緩慢,讓很多人感到失望。更加糟糕的是,中國政府在2013年年底開展了反腐敗運動,給公務機租賃公司的財運帶來了幾乎是立竿見影的不利影響。

  情況在3年前完全不同。那時候,無論和誰談起中國,他們都會滿懷激情地對你說,這個國家正充滿期待。中國是這么大,機會有這么多,我們不用等太久,中國的公務機數量就可以與美國比肩。

  閃回到現在,當初的激情開始消退。進入中國的新飛機由滾滾洪流變成了現在的涓涓細流。那些曾經讓制造商激動萬分的首批買家轉身成為了首批賣家。

  隨著中國的買家變得更加謹慎,因而出現了幾家新型公務機出租公司。與融資租賃(飛機歸銀行或金融機構所有,直到由其擔保的貸款全額付清)不同,這些是運營租賃公司。企業租下公務機用于經營,租賃期滿之后再將飛機交還。Global Jet Capital公司就是這樣一家運營商,其主管為比奇公司(Beechcraft)的原執行副總裁魏尚恩(Shawn Vick)。該公司今年首次參加亞洲公務航空會議及展覽會(Asian Business Aviation Conference&Exhibition),向顧客介紹運營租賃的概念。魏尚恩說,運營租賃對中國客戶特別有吸引力,因為這樣他們既享受擁有飛機的所有好處,同時在他們的賬目上也免去了一項不斷折舊的昂貴資產。

公務機數量增長放緩

  航空業咨詢機構亞翔航空有限公司(Asian Sky Group)在其《2012年大中華地區公務機市場分析報告》(2012 Greater China Fleet Report)中說,大中華區公務機的數量在2012年增長了驚人的40%,比2011年多了96架。但是,到了2014年年底,增長率放緩到只有16%。更加糟糕的是,公司預計2015年的整體增長率將進一步放緩至10%。

  雖然放緩的主要原因可以歸結為向中國交付的新機數量下降,但人們還感覺到,二手機市場也在放緩。二手機市場在大中華區從未火爆過,不過,由于進入中國市場的二手機減少了一半,所以仍然被看作是一個值得擔憂的問題。

  目前在中國市場,超過50%的公務機來自于兩家制造商,其中灣流(Gulfstream)的市場占有率達32%,略高于龐巴迪(Bombardier)的27%。

  灣流在中國32%的占有率尤其令人注目,其飛機數量已經由2008年的32架增長到了現在的140多架。為了支持飛機數量的不斷增長,公司與當地運營商金鹿公務航空(Deer Jet)共同出資,在北京開設了服務中心。灣流表示,自從2012年年末開業之后,服務中心為超過350架飛機提供了維護,不僅有常駐北京的飛機,也有外地來京的飛機。

  大機艙、長里程的飛機是公司在中國最暢銷的機種。公司的國際銷售部亞太區區域高級副總裁羅杰·斯佩里(Roger Sperry)說,灣流的大機艙公務機市場占有率超過65%。

  其余的大機艙公務機主要為龐巴迪的環球快車(Global)系列。不過,該公司的27%市場占有率主要歸功于它在中型公務機的主導地位。盡管挑戰者300(Challenger300)和挑戰者605(Challenger605)型飛機在北京郊外的廣告很漂亮,但它的挑戰者850(Challenger850)和挑戰者870(Challenger870)的用戶最多。但是這些機型屬于商用飛機的公務機款,只不過在機艙整裝時,沒有安裝傳統航空公司飛機的成排座位,而是加裝了貴賓級的內飾。

  空客(Airbus)和波音(Boeing)也推出了基于現有量產客機改裝的高管級公務機,兩家公司在中國的這類飛機的數量都相當多。這些飛機通常比專門建造的公務機更大,空間更廣,可以額外增加機艙,比如臥室和浴室,因而受到運營商和機主的好評。比起其他型號,這類飛機的市占率相對較低。不過,在過去幾年,空客的飛機(以ACJA319型為主)一直在穩定增長。

  達索公司(Dassault)的公務機數量在中國也穩定增長,公司的旗艦產品是獵鷹7X(Falcon7X)在中國大陸銷量排名第三位,僅次于灣流公司的G450和G550。賽斯納公司(Cessna)的市場份額較小,主要來自于政府機構和飛行學校。公司與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(AVIC)的合資企業在珠海整裝獎狀XLS+(CitationXLS+)公務機,于2014年年底開始發貨,但是總的發貨量一直比較低。

基建和準入問題

  中國公務航空的基礎設施是一個老大難問題,很多運營商和用戶都抱怨,中國的公務機設施數量遠遠低于民航飛機的設施數量。北京是全國常駐與到訪公務機最多的地方,對于公務機使用機場實施了嚴格的限制,在每天機場繁忙的時候,只提供有限的起降時段。這便首先消除了乘坐公務機的一個主要好處—隨時起飛。每天的起飛時段受限,嚴重降低了公務機的競爭力。不過,北京正在建設新機場,幫助緩解現有機場過于飽和所帶來的壓力。

  與限制到港和離港時段并存的問題,是機場缺乏可以供公務機用戶使用的適宜基礎設施。目前中國政府僅允許每座機場有一個固定基地運營商(FBO),數家運營商正在努力游說,力圖改變現狀。中國時間最久、規模最大的運營商金鹿公司就是其中之一。它一度經營和擁有82架公務機。

  為了迎接2008年奧運會,金鹿公司及時在首都機場建設了一座新的航站樓,即所謂的固定基地運營設施。由于與民航飛機使用同一座機場,公司在運營航班時必須獲得特別許可。當時,金鹿公司拿到了許可,可等奧運會一結束,它被迫中止運營。該設施目前被當作公司的機場總部,在那里進行各種管理工作。可是,當金鹿的飛機要投入使用時,就被拖著繞過機場,前往首都公務機有限公司(CJET)的FBO,顧客只能在那里登機。

  金鹿數次公開表示,計劃賣掉它的飛機,轉而提供公務航空服務。公司認為FBO是一個增長點,已經開始在全國建設一些FBO。它在2014年還說,希望到國外尋求FBO業務的進一步增長。

國內不確定,尋求海外增長

  想讓核心業務適應當前經營環境的不只有金鹿公司。很多專家認為,中國現在的飛機租賃運營商太多。2014年,這類運營商開始合并。

  民生國際通用航空公司(Minsheng International Jet)就是其中之一。該公司成立于2013年,成立之后即買下北京的一家小運營商中信通用航空公司。在2014年年末,它完成了對香港的運營商和管理機構亞聯公務機公司(Business Aviation Asia)的收購,從而在北京和香港擁有了兩座基地。緊隨民生的收購之后,華控基金公司(Tsinghua Capital)買下另一家香港運營商中國商務航空管理公司(Sino Jet)。華控基金還擁有北京的運營商北京大白熊商務航空公司(Big White Bear Jet)。不過,民生與華控都稱,它們將保持各品牌的獨立運營。

  對于民生國際通用航空公司來說,買下亞聯公務機公司只是開始。2014年,該公司將多數股份賣給了中國民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(China Minsheng Investment Corp.),從而擁有了足夠的資金,在中國國內及海外實施并購。

開發新飛機

  由于大機艙飛機占中國公務機的比例較高,最近已經推出新機型的制造商們自然非常希望能夠吸引中國買家。龐巴迪、達索和灣流各自有兩款新機即將問世,都是基于新一代技術開發的,有望在中國取得良好的銷量。

  灣流的旗艦機型G650和G650ER被認為是當前市面上的公務機的王者。它們不僅是最快的民用飛機之一,航程也最遠。但是,盡管數據出眾,G650和G650ER并不合中國顧客的口味。亞翔航空有限公司的報告指出,至2014年年底,中國大陸仍然無人擁有這兩款飛機,在香港也只有三架。到了來年,這個數據發生了變化,香港擁有這兩款飛機的人數翻了一番。G650和G650ER可能受到了自身成功的拖累,一架新飛機從訂購到交貨的前置時間遠遠超過其他同類飛機。G650首次交付是在2012年年底,如果在那時訂購一架新機,據說要等6年才可拿到。不過,據公司說,現在已經減少到3年了。很多人認為,這就是來自于中國的訂單遲遲沒有出現的原因,潛在的客戶不會為一架新機等那么長時間。灣流的其他大機艙飛機—比如G450和G550—的前置時間只有G650和G650ER的一半,是眼下在中國最受歡迎的機種。

  灣流的G650ER的公務機之王的地位可能很快就要終結了。競爭對手龐巴迪正在研發新的環球快車系列公務機。龐巴迪的環球快車5000和環球快車6000在中國銷售良好,環球快車8000的航程甚至比G650ER還要長,雖然目前還在研發階段,但在2010年,它已經和環球快車7000一道進行了推廣,預計將在2017年投入使用。

恢復信心

  中國的公務航空市場遭遇的顯然是一次小起伏,還不是全面的危機。雖然沒有人會說,中國的公務機數量永遠不會追上擁有最多公務機的美國,但是在短期之內,不確定已經取代了信心。

  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現象級增長之后,現階段將決定中國市場的未來。買家還在,只是變得更加謹慎。灣流的羅杰·斯佩里說:“盡管我們在前些年所看到的那種狂熱勁頭略有消退,但是顧客的興趣依舊深厚。然而,需要更多的時間才能爭取到合同。”

  當前的形勢或許可以用一位香港經紀人的話來總結。他在2014年公務機投資者亞洲區會議(2014 Corporate Jet Investor Asia Conference)上被問及中國市場的信心問題,他只是簡單地回答說:“淘金熱沒有結束,只是暫停了。”(譯者:古正)


本文網址:http://xueye-ciaf.com/html/yjnews/219.html
讀完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更多>>網友評論
發表評論
白小姐免费统一图库彩图